我们总是活在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的时空里,而且深信不疑,时间就是这样!然而,新的「时间」理论是: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在宇宙间同时存在!

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之区分只是一种幻觉-无形界

不久前,麻省理工学院哲学教授布拉德福 史高(Bradford Skow),提出「块宇宙,Block Universe」论,他认为,人不必然活在时间的长流里,时间不是一直前进,而是永远存在。人们过去把时间比喻成河流,或者把「现在」比喻为一个「亮点」,人被定位其上,一直向未来移动,都是错误的。时间不是单一的,也不是单向的。如果人可以往下看宇宙,会看到时间分布在四面八方,就像大湖里的水一样,时间无前后顺序,同时存在。

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之区分只是一种幻觉-无形界

史高否定「时间之箭」的说法,宇宙充满着无数的时空,没有单一的时间。

这种说法,类似英国数学家兼哲学家怀海德(Alfred Whitehead)对时空的观点,虽然不尽相同。怀氏认为,几何学没有体积的「点 Point」在空间里是不存在的,而时间「点」,意即「瞬间 instant」,也是想象的产物,时间绵延不断,构成不可分解的整体。20世纪的天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,也提出同样的观点,他说,「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之区分只是一种幻觉。」

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之区分只是一种幻觉-无形界

英国天文学家阿瑟·爱丁顿(Arthur Eddington)1927年,首先发表了“单方向”时间“不对称”的论点。·爱丁顿透过研究物质之组织,推想出四维的宇宙图。

爱丁顿认为,所谓 「时间之箭 Time Arrow」是指时间向前移动并开展出“随机”的未来,万事万物随之移动、演变,换言之,时间不会逆转,宇宙是无止境的奔向未来。

这种理论与一般所知,与时俱增的「熵,Entropy」实相抵触,依照热力学第二定律,当能量分散时,熵也跟着增加,而物质和能量则随之扩散。

热力学系统,从一个平衡态到另一平衡态的过程中,其熵永不减少:若过程可逆,则熵不变;若不可逆,则熵增加。也就是说,宇宙从混沌伊始起,物换星移,不断演化,熵始终在增加,这样会产生什么样的结局?

理论上,“时间之箭”将导致一个「热死 Heat Death」的未来,宇宙一切事物将化为乌有,不复存在。论者不以为然,由于万有引力定律,这样的未来不可能发生。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(Stephen Hawking)认为,宇宙不会有始有终,而是生生不息,永远存在!

史高在审察各方说法之余,试图对时间提出新的解释,挑战了“时间之箭”之说。他质疑,人活在当下,那么过去发生的事件,是否往事如烟,永远消失了?只存在人们的记忆里?除非有更好的辩解,否则他不相信,因而他认为,每个人昨天、上周或几年前所经历的事情,都没有消失,而是存在于时空的不同处,但是人们无法在不同的时空旅行,因此不能造访过去。果真如此,似乎有点像台湾人常说的「人在做,天在看」,上天不仅看人做了什么好事、坏事,并将之储存在时空的永久内存里。而每个人已故的亲人,都还活在往日的时空里呢?

去年12月,一些前卫的天文物理学家,发表了「镜相宇宙 Mirror Universe」,亦可称 「平行宇宙 Parallel Universe」论,在大霹雳(Big Bang)发生的那一刻,另一个宇宙也诞生了,朝着我们所属的宇宙,反方向穿越时空移动,双方的智慧生物都可感知对方随着时间向后移动。

提出「镜相宇宙」的科学家,包括英国「学院农场」的·巴伯(Julian Barbour),加拿大「新布伦瑞克大学」的·科斯洛夫斯基博士(Tim Koslowski)以及理论物理「圆周研究所」博士莫卡第(Flavio Mercati)。

他们之所以提出的「镜相宇宙」论,旨在解答时间单向、不对称的问题,照此理论,时间是一直向前,而且是“对称的”。依照他们的说法,另外的那个宇宙,跟我们所处的宇宙,各自发展、演化,不会完全一样,但是,受到相同的物理学规律,他们也有行星、恒星以及银河系,就像我们宇宙的版本一样。

总的说来,不管光阴似箭,或者如史高所论,时间不是向前,而是遍布在整个宇宙空间,毕竟人类对宇宙的奥妙,所知仍极为有限,只能留给我们去想象。不过,人类是依据地球自转与绕行太阳公转来制定时间,规范一切活动,并以此测量宇宙。时间与人们息息相关,是一门大学问!但是,对个人而言,若失去感知时间的意识,时间即失去意义。

德国作家柯莱恩(Stefan Klein)在其「生命的时间学」,详细解析了时间对人生的意涵,一方面,人受外在的「钟表」时间制约,另一方面,也受到自己内在的「意识」时间掌控。他指出,「我们所经历为时间的东西,不只是外在世界的现象,也是我们意识的现象。」人不时活在一个接一个的「现在」,也活在记忆里,每当人们看老照片,叙述欢乐的往事时,随即跟过去连接起来,与逝去的幸福时光重逢。但对痛苦的往事,人们则选择遗忘,时间治疗了内心的创伤。

柯莱恩同时也指出,现代人普遍患了「速度病」,整日追赶时间,只会累垮自己。一心多用,注意力不集中,什么事都做不好,反而浪费时间,那都不是人对待时间正确的态度。人应随时保持从容不迫,依照自己的节奏去掌控时间,要做时间的主人,不要做时间的奴隶!

面对浩瀚壮丽的宇宙,人们常赞叹,造物主的伟大,人何等渺小,不由得肃然起敬。诚如海德格所言,「人必须对大自然保持谦卑之心。」然而也不免像苏东坡在「赤壁赋」吟咏的,「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,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」,感叹生命的短暂。人活在有限的时空,却又企求永恒。其实,人只要珍惜有限的生命,努力去创造丰富的人生内涵,用心去体会,没有虚度时光,那么就体现了生命与永恒的意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