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叔姓叶,叶墨是他的第二个儿子,我们很少称呼他的大名,都叫他二叶,以至于他周围的朋友都以为是二爷。

不像七叔看起来一副书生气息,二叶皮肤偏白,脸部轮廓很有线条感,我认识二叶的时候,他很冷,不怎么爱说话。每次去他家, 他都端茶,冲咖啡,然后听着我和七叔聊天。

有时我会调侃二叶,长这么帅气,学校追你的女孩不少吧,他往往不解释,高傲地点点头。这样的表现让我一度以为,他的臭美和高冷把女孩儿吓跑了。所以我立刻为自己解答了心中的疑惑:为什么每次他的聚会男性居多,为数不多的女性也都是他人的女伴。

 

我和二叶经常去的一家书店,老板是个20出头的大美女,后来去得多了,也就熟了。和老板聊起书店的起源:一群大学里的好闺蜜,毕业后不想分开,就合伙办了这样一家特色书店,承载着她们的友谊和梦想。

可能是年轻的老板吸引了不少和我们一样的“文艺青年”,因此整个店来来往往的几乎全是20左右的大小孩。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也不知何时,二叶开始一个人往书店跑,当然,忙碌的我并不知道。

 

直到几个月后,二叶生日,看着他右手边儿的女孩儿,我才后知后觉!

我当时很用心地记住了她的名字:罗西!

整场下来,罗西用个人魅力充分征服了每个人,她的表现非常好,笑得恰到好处,气氛活跃度似乎也能充分把握!没有其他女孩儿的谄媚,也不高冷,甚至连一张自拍都不曾出现!即使在我把二叶拉到一边说悄悄话的时候,她也能露令人舒服的笑容!

那天的罗西,让我觉得,此后她的名字,能很长时间挂在二叶的旁边。

可能当时,我一心觉得最后首先离场的,一定是二叶。我甚至无法想象,什么样的女孩儿才能甩了二叶!

后来陆陆续续地,我们一起吃过几顿饭,罗西看起来还是很安静,但不会让人觉得疏远。

曾经我问二叶,你喜欢罗西的哪一点?

他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哪一点,当初第一眼看到他,我就觉得,也许我应该试一试!”

二叶和罗西的相处一直都是和平状态,我见过罗西撒娇,也见过二叶吃醋,但大吵大闹却不曾有。我以为,这就是爱情里所谓的细水长流了!

突然一天,吃晚饭的时候收到消息,只一个地址,我匆匆放下碗筷,赶到酒吧。

那儿只坐着一个孤零零的客人!走过去,我坐在他旁边,看着二叶一杯一杯倒入口中的酒!

过了很久,就在我都快僵硬的时候,眼前出现了一只手,接过他手里的烟,咬咬牙,我摸出了很久不碰的打火机!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一支烟的时间过后,二叶用手轻轻敲打着桌子,终于慢慢转身,我还是张开双臂,借了怀抱给他,他像抱孩子一样把我圈住!

离开酒吧,我们去山顶看星星。

我说:给你抱了那么久,你得背我上去!

他点了点头,还是一言不发!

4月的夜还是冰冷的,我把自己抱成一团,听着二叶和罗西的故事!

试一试,到后来的喜欢,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变的,但是却从没对罗西说过:喜欢你!罗西也从来也没要求他说过什么甜言蜜语、海誓山盟,仿佛从一开始,他们就是老夫老妻的状态。

罗西和二叶在同一个学校,二叶平时忙着鼓捣自己的工作室,罗西就为他整理资料,泡上一杯热茶,时间长了,二叶发现罗西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并不热衷,找了个借口,拒绝罗西耗费太多的时间在自己的工作室,鼓励她多花时间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罗西本身就是一个优秀的女孩,没有男朋友的事情干扰,她能够更好地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里崭露头角。很快,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在学校里小有名气,纵是二叶,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回头率得到了不少提高。

罗西参加晚会,二叶买来的花儿被一大堆玫瑰淹没,罗西也只是笑了笑,单独捧着二叶送的百合离开会场!后来,二叶不知赶走了多少想要采罗西这朵花儿的蜜蜂,他们俩还是很默契地只字不提。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罗西从没见过七叔,我们都答应为二叶保密。

他们交往一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,二叶领着罗西来到了七叔面前,七叔是在他们走到楼下时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,挂断电话,顺带幽怨地看了眼在一旁偷着乐的我!

 

七叔是个随和的人,缓解了稍微有些尴尬的氛围,七婶倒是非常热衷于问罗西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在她看来,儿子带回家的女孩不一定非要和自己家门当户对,但至少得是个家境殷实的!饭后,二叶和罗西离开,看着七婶满脸的笑意就不难知道,罗西深得她欢心!

他们一帆风顺的爱情一直到了大学毕业,直到面临着所有情侣都会遇到的问题,是走还是留?

罗西的家里希望他俩能够去美国深造,那里有更广阔的发展,但是二叶执意留下,这里有他辛苦三年,终于快要成功的工作室,不想就这样放下!罗西一反常态,态度坚决要出国,二叶同样不肯服软。所以他们之间,爆发了两年来的第一次争吵!

 

想起二叶一直不肯放弃的工作室,我劝说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,伸出手摸了摸二叶松软的头发,我告诉他:“二叶,我没法帮你,可能我也无法劝你,因为你的人生,只有自己才能做选择!”良久,二叶点了点头

那天我们在山上坐了很久,直到黎明的第一缕光透过黑夜,我记得我正好迈开下山的第一步。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伺候一个星期的时间,我没有等来二叶的消息,却接到了七婶的电话!

七叔住院了,来到病房外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七婶苍白的脸和凌乱的头发,平日里的精气神全没了,诺大的走廊,只有七婶一人,透着一股深深的绝望!

七婶整个人已经乱了,她只通知了我一人。二叶今天在谈一个很重要的客户,他的大哥,远在澳洲!我努力控制自己颤抖的双腿,不断安慰着七婶,抢救的10小时时间里,我们两个女人,就站在门口,呆呆地望着手术室!

直到手术室的房门打开,医生叫家属,我才反应过来给二叶打电话!

风尘仆仆赶来的二叶,还没到病房门口就被七婶抱着擦眼泪,许久才终于止住泪水

七叔于我有知遇之恩,我嘴上是跟着大家叫七叔,心里早已把七叔当做家人。七叔对我更像是对自己的女儿,,很多时候我的肆无忌惮都是因为知道背后还有他,总还是有个依靠!所以我一直都把自己放在一个孩子的立场,因为我所有无所顾忌的嚣张背后都有七叔他是我的退路!

西装革履的二叶,让我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,看到二叶真正像个男人,不再是男孩了,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就随之崩溃,最终,我们还是长大了,七叔他老了,还能禁得起折腾吗?

医生说七叔需要在ICU待上至少半个月,我和二叶、七婶以及匆忙赶回来的大哥轮流在医院守着。这半个月的时间里,我知道二叶在调查七叔的事情,但他不让我插手。于是每天我就提着食盒在医院和家里来回奔波。所幸,七叔平安度过危险期,终于转入了楼下的普通病房!

忙碌的岁月里,我以为很久不出现的罗西已经去了美国,直到某天我顺道去医院拿东西,撞见罗西。她似乎很激动,

“叶墨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当时我也是被吓懵了,所以才会跑的,你多听我解释好不好?”

二叶回头看着罗西,似乎在等着她的解释

“那天我心情不好,就出去喝了点酒,那个酒吧平时治安很好的,谁知道那天晚上怎么会突然没有安保,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儿……”

二叶的眼睑稍微眯了一下,他将视线移向上方,然后继续看着罗西:“我相信两年的时间,你已经足够了解我。我们真的不可能了,你要的未来不会和我的未来在同一个地方。罗西,你是个好女孩,但是现在我不爱你了,和这次的事情无关,我只是不爱你了。去美国,你还能遇到更好的人!”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罗西不是个会死缠烂打的人,所以她红着眼,看了二叶很久很久,还是转身离开了

若是一小时前,我会安慰她几句,但是现在,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分给她了,从他们的对话里,我已经听明白了很多,比如,七叔的事情,肯定和罗西有着很大的关系!

这次,换我沉默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二叶,是去证实七叔受伤是因为罗西?还是该问二叶为什么不让我插手七叔的事情?

送我回去的路上,二叶还是向我提起了这件事!

所有的事故都是从巧合开始,正如罗西所说,她在酒吧喝酒,正好那天七叔也在那,看到有小流氓骚扰她,七叔的性子,即使是陌生人,他也会上前帮个忙,更别说眼前的人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儿媳!于是七叔很绅士地过去,邀请罗西和自己同坐,罗西也聪明地应邀。

但是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可不高兴了,他们开始找茬,七叔也都没搭理,直到有个人伸手在罗西的脸上摸了一把,七叔和对方动手了!平时七叔也不是个柔弱的人,但是酒吧那天的安保正好偷了个懒,认识七叔的老板也不在,,混乱中,有人在七叔的身上连续留下了五六个刀口,最后趁乱离开。

七叔倒在了地上,周围的人跑的跑,叫的叫,就连当事人罗西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,酒吧的人终于出现打了急救电话,这才有了后来医院的事情!

二叶说到这里,我的眼眶已经忍不住红了,我不是生气罗西的逃跑和胆小,我是心疼七叔,平时每天都嚷着要养生的老头,突然受了这么重的伤,那得多疼啊!我是心痛二叶,本来喜欢的人就在面前,还是不能理直气壮地要求她留下,因为这份爱情的中间,已经有了一条裂缝,而这道缝,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来越深……

二叶的理智有时真的让我害怕,他知道自己的心里还住着罗西,但是他更明白,他们永远也不会再和从前一样,七叔的这件事情始终是心里的一道伤疤,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留下,而能让我们再次感受到这份痛的,就是每一次和罗西的相见。

所以,二叶作为一个男人,他的修养使他做出的决定就是,宁愿让罗西心里觉得是自己辜负了她,也不会让罗西带着愧疚离开

罗西去了美国,还会时不时会打电话和我聊聊,每次她装作不经意提起的问题,我总能让她听到想要的消息,她的笑容,终究还是多了起来!

七叔又开始找我喝茶聊天,二叶的工作室也已经小有名气!

偶尔,我们还是一起看星星,但是再没有见过黎明的曙光!


嘿,再见!-无形界

微信公众号——乞儿